新疆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江南连载玄幻花季流年第十九章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46:42 编辑:笔名

十九  正如程湘明所说的那样,由于人迹罕至的原因,“虎头山”方圆几十里的原始生态环境被保护得非常好,遒劲的古松翠柏沿途都是,且随着山路的向上延伸,姿态越来越具特色,如黄山奇松般,风姿卓著,各显风彩。飞禽走兽,奇珍异草随处可见。程湘明感叹地对杜鹃说:“这里真是难得一觅的净地。”空气中一尘不染。正是南方的六月中旬,依然多雨,昨夜刚下过的一场大雨,将山林清洗得逾加净碧。已是接近中午时分了,可蒸腾的霞蔚由于空气清凉的原故,依然没有散尽,三三两两,躲在树林、沟壑、岩崖间,纽着江南美女般的婀娜身姿,给人亦真亦幻的幻境。程湘明由于惦记着寻“皇陵”的事,提出早点下山,遭到了杜鹃和众动物的反对,特别是小麻雀说:“这么好玩的地方,又能找到很多好吃的东西,为什么不多玩一下呢?”逗得大伙忍禁不住笑出了声。  程湘明由于众意难违,当然,也是面对如此净美的天然环境,也想多逗留一下的,于是发话:“那就多玩一下吧。你们不是还没有捡到榛子吗?谁去探路一下?找到榛子林回来通知大家。”小麻雀抢着表态:“我去,我去!”麻雀妈妈笑笑地赋和说:“那就让我陪他一起去吧,大伙儿这边等着吧。”湘明点头,众人也点头表示同意。它们顺着山坡往下飞去,一闪眼,便没了身影。  大伙儿就地休息,杜鹃拿出了又红又大的红梅给湘明吃。就着蒸腾的冉冉山气,太阳立在空中,也显得有些朦胧,但,已经有些热度了。湘明欲为大伙寻一处阴凉的休憩地,于是向南北两面的山坳望去,结果在南面山阴处,意外地发现了两块巨大的崖石,只见这两块崖石,分别巨有几十米博大,都呈葵瓜子型,光滑洁净,一站,一躺,呈坐椅状,面南背北而坐。两块崖石躺、立在一起,酷似“虎头峰”一把天然的“太师椅”。其造物神气,令人叹为观止!开始,湘明只是想带大伙到那儿去休息一下,可回眸之间,自己的“天眼”似乎被什么光亮闪了一下。打开“天眼”一看,尽然是两块崖石散发出的光亮,这种光亮常人是看不见的,酷似神话故事中,神、佛头上散发出的光环,五光十色。这种微弱的光环,在不经意间被程湘明的“天眼”捕捉到了,只见它们散发出的是淡兰色微黄光环,程湘明凭经验明白,在造物中能散发出如此神光的个体,必是有相当修行的圣灵!不敢怠慢,赶紧走到它们的身前,念动外公教给他的“通灵神咒”,与两块巨岩攀谈起来。  湘明说:“两位岩爷,您们好,小生在此有礼了。”  两位崖石大为吃惊:在这里静卧了上万年,今天,尽然会有人用自己听得懂的语言跟自己交谈,真是令它们大为吃惊。站着的崖石反应快,也很有礼貌地答问道:“老生在此也有礼了。请问您是何方神圣,尽然会用我们的语言跟吾们交谈?”湘明笑笑地答到:“本人不是什么‘神圣’,这只是外公教给我的一点小技俩而己。”躺着的岩石顺口回答道:“这只是个小技俩而己?看来一定是一位了不起的高人,幸会,幸会!”湘明也学着古人的话语口气:“不敢,不敢。小生向您们学习来了。”两块崖石听了此话特别舒服:“我们只是两块顽石而已,您要向我们学习什么呢?”湘明直率地回答道:“刚才我的天眼看到您们身后的光环,知道您们是‘道中高石’所以欲意向您们请教。”两位崖石逾加震惊:“天眼?你的天眼都已经通了?那一定是位高人。幸会,幸会!互相学习,互相学习。”湘明被它们逗笑了,说:“那,您们谦虚了。”  程湘明问:“石大爷,请问您们是何时到此来静卧修行的?”躺着的崖石回答:“少也有一万多年了吧。那还是盘古开天辟地之后的事。”湘明吃惊:“真有盘古开天辟地这件事?”立着的崖石意外地反问:“怎么会没有盘古开天辟地这件事?你们自己人类的历史你都不知道?”湘明被问的有些不好意思,解释着回答:“我还以为是传说呢。”躺着的崖石说:“这一切都不是传说,都是事实,我们就是那个时代生成的石头,我们亲身经历。”湘明好奇地问:“那,盘古开天地的时候是怎么个景象?”躺着的崖石回答:“那时的景象清新,万物清纯,只有泥土、石头和植物,没有动物。人类,也只有盘古和女娲。”程湘明逾加新奇:“那,后来呢?”躺着的崖石答:“后来有一天,盘古和女娲闹了一点小小的不愉快,女娲躲到了大海之边,黄河之口,生闷气去了。无聊之极,也许是想寻找伙伴吧,便模仿自己的模样,做了许多人类出来。”湘明摸摸后脑壳:“还真有女娲造人的故事?”躺着的崖石答:“怎么会没有?而且女娲造出的这些人类还很调皮,常常搔扰盘古睡觉。盘古是个能干能睡的大个子。一睡起来就没有白天黑夜。女娲孤单无人陪玩,便让人类去搔扰他睡觉。一日,盘古被搔扰的气极了,便立起身来,手舞足蹈的发泄——一不小心,便将上天捅了几个窟窿,将大地跺出了几个“天坑”。雨雹风雪便从天上顷泄下来,如洪水猛兽一般,将整个大地淹得一遍泽国,生灵涂炭。人类也被淹死了许多。盘古赌气不管,跑到了西南的苗山散心去了。而女娲则痛惜人类,便捡了无数的七彩神石,飞仙到天庭窟窿旁炼胶补天去了,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将天窟补好了,而天下己然是一派泽国,福建就是在那时候被淹下海底的,而我们就是女娲补天时,残掉在海底的两块碎片,当时只有你们人头般大小,而如今己长成了两个大个子,朝夕相伴着修真,功力却不见增长多少,所以至今还不会行走,在这深山里已然呆上了上万年。”湘明兴趣地问:“那,这么说,福建这块土地确实是后来从大海中浮出来的喽。”立着的崖石说:“是呀,天窟被女娲补好后,大约经历了几千年吧,也就是在你们的舜帝出现之前,大海之水才慢慢退去,大地还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塌方、滑坡等等,……我们才被慢慢突显在这山顶上,一立就是上万年,你还是位跟我们说话的人类呢。”湘明问:“那,这么说,你们是福建山河变迁的真正见证者了喽。”躺着的崖石说:“算是吧,身边的物种也从低级向高级发展,我们也长很顺心如意,而且也有了一定的‘特异功能”,只是在这儿待久了偶尔也会感到空寂,今天能跟你讲讲话,心情真好。”湘明问:“那,这么说,你们在海底也待了几千年喽?”躺着的崖石答:“那里又是另一番象,许多物种被水淹后,都适应地生存下来了,很有趣的。”湘明又问:“那,后来女娲先祖又到哪里去了呢?”立着的崖石说:“飞仙去了呗,她嫌盘古木纳古板不懂感情和浪漫,于是便飞仙修行去了。具说你们人类的女性都很理解和同情她,直到现在也还常常怪罪自己的伴侣不懂感情不懂浪漫是有这回事吗?”湘明笑答:“我不知道,我还是个孩子。那,后来盘古呢?”立着的崖石答:“后来盘古?听路过的白云说,自从女娲走后,他反而觉得轻松自在,常常一睡就是几十上百年,日子过得逍遥快活,,索性化成了静山绿水,的与大地母亲做伴。具体是哪座山,哪一条水,我们就不知道了……我倒是很羡慕和崇敬他的单纯与淳朴,我觉得那才是生活的本色。”湘明听得有些入迷,疑问地说:“听说女娲补天的时候,用的都是玉呀、翡翠呀、玛瑙呀什么的宝石,象后来有一块玉石就修成了人形,还投胎到人间,演义了一段悲剧的感情故事,还入佛修道去了。”立着的崖石抢白说:“不不不,用着的玉石、翡翠、玛瑙只是少数,那只是用来点缀不同光亮的星星的,象我们这样的青石才用得多,是用来贴补整块整块的蓝天。只是象我们这样残留的碎片不多,我们是幸运的两块,而且还被遗落在了一块做伴,真好!”  湘明跟两块神石正聊的起劲,杜鹃赶过来,说:“你又在跟两块石头聊些什么呢?把我撩在一边,无聊死了。”两块神石听了不禁偷笑:“说的没错吧?你的女伴又在怪罪你冷落她了吧?”湘明忙不迭地解释:“她不是我的伙伴,她是我的同学。”两块神石笑:“这有什么区别?”湘明一时无话。杜鹃听了倒不高兴:“你说我不是你的伙伴?只是你的同学?”两块神石听了大笑起来。真是越说越乱,湘明嗔怪地用一个手指在她的额头用力地点了一说:“你呀!”杜鹃似乎明白了什么,不好意思地红了脸。两块神石还在有趣地偷笑。  这时,麻雀母子飞回来了,小麻雀在天空中天真的喊话:“快起来啰,快走啰,那里有好大一片榛子林,满树满地的都是榛子,大家快去捡摘。”一下子,大家的注意力都被转移了。杜鹃想与小动物们一同去捡榛子,拉了一下程湘明的衣袖说:“走吧,我们一起走。”湘明说:“等等,大伙过来一下。”同时,向众动物们招手。大家都走到湘明的身边。湘明向大家介绍说:“这两块巨石爷爷可是盘古开天辟地时期以来的老前辈了,刚才我跟他们聊了很久,知道了很多事情。同时,可以感受到他们有丰富的阅历和很强的修行功力。我想劝大家休息一下,利用中午的时间,和神石爷爷们一起组场练功一下。凭它俩万年的修行功力,我们组场,能给我们起到很强的‘带功’作用。练功之后,你会发现自己的功力长进很大的。大家同意吗?”大家都表示同意,特别是小麻雀兴高彩烈的样子。一下了,又为难地说:“我们一家不会功夫怎么办呢?”湘明解释说:“没关系的,我们练的是静功,届时,你们一家只要坐在我们中间,闭上眼晴,什么都别想,磁场的作用一样很有效果。”大家都很高兴。  询经神石爷爷的同意,大家开始组场练功。大家在躺着的神石身上呈三角形坐开,湘明打坐前方,鹃杜盘腿坐在左后方,山麂妈妈坐在右后方,麻雀一家坐在三角形的中间。大家慢慢进入“入静”状态。湘明和杜鹃沿着任督两脉开始导引,气机运行,开始先是小周天与上、中、下丹田之间的运行,慢慢湘明将“百会穴”打开,让自己的小周天与宇宙的大周天接通,让大小周天自然交汇,自然交流。湘明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流从背后袭来,令身后的命门发热发胀,他知道,这是立着的神石爷爷的磁杨力量在对自己的磁场发挥作用——由于功力与阅历的差距,“能量”遵循着往“低处”流的原则,它们的功力和阅历正在对湘明、杜鹃和所有的动物们产生“带功”作用。同时,人类的智慧信息也通磁场的“偶合”作用,传递给所有的动物和两位神石爷爷们。同时,湘明感到自己的“会阴穴”处有一股“托举的力量”,将自己的整个身体缓缓的托起,整个身体象“腾云驾雾”般,被托离石面。“涌泉穴”也跳跃的历害,湘明明白,这是躺着的神石爷爷的内力作用于自己的放大磁场,倒至自己被“磁场力”的作用,被托举起来了。他感觉到自己整个身心轻松,加上双方“带功”的原因,他感到自己的所有穴位都被触发打开了,且温暧的跳跃着。源源不断的能量通过这些穴位,根据不同的能量成份,自然地汇聚到上、中、下三个丹田,使三个丹田产生不同的反应:下丹田隐隐发热,内丹仿佛被一股沸腾的蒸气蒸腾着,上下翻滚,使整个小腹越来越热,并传递到四肢百骸打通关节,起到疏通经脉的作用;中丹田变得越来越膨胀充实,特别是中丹凝结翻腾的非常历害,以超乎常型的力量凝结着来自宇宙的“力量粒子”,令他感到全身力量倍增;上丹田冷静清凉,源源不断的宇宙信息通过头角“天线”和“百会”传递进来,令他智慧大开。特别是有一条信息令他大彻大悟,信息暗示他将自己的心放空,放弃一切杂念和私心,便能修真到达功夫的高层……至此,他才明白古人所谓的:德为功之源的道理。也令他明白了,为什么自古到今,有那么多的高人到了高层就走火入魔的原因——就是因为没有放弃私心和杂念的原故。  收功后,湘明感觉到自己经脉畅通,全身都是力量,智慧飞扬,通体透明,自己感觉自己的功力起码长进了近百年——现在就是给他一座大山他也能够托举起来,而且,再睁开眼晴看世界时,感觉一切都是气化和流动的,真是太美了!  他正高兴了,突然听到小麻雀超乎想象的“哇——,哇——”地哭起来,众人都吃惊。这时,杜鹃发话了:“我知道它为什么哭。”众动物问:“为什么?”杜鹃说:“练功后,它的‘宿命通’了,它能知道‘前世今生’……所以哭了。”“为什么知道‘前世今生’就要哭呢?”山麂妈妈忍不住问。这时湘明发话了:“因为,它的前世是一只老鹰,曾猎食了无数的小动物。世界遵循的是‘因果循环定律’,它见到了这一世它将被一只老鹰猎食,所以它哭了。”麻雀妈妈痛心又着急地问:“那怎么办呢?那怎么办呢?”眼泪叭嗒叭嗒的流下来。湘明见到它们悲痛欲绝的样子,便安慰它们说:“没关系的,没关系的,我来教你们一个‘法门’,来化解掉这一世的惨剧,但要诚心喔。”麻雀爸妈迫不急待地:“快说快说,我们遵照着做。”湘明说:“从今天起,你们一家每天诚心的向‘地藏王菩萨’为小麻雀忏悔,并每天念‘南门地藏王菩萨’佛号一千遍,从此戒杀护生,心诚则灵。”麻雀爸爸说:“我们一家一定遵照着做,愿菩萨保佑我们一家。”小麻雀的哭声也慢慢小下来了。  这时湘明转过身来,笑笑地看着杜鹃,说:“不错啊!一场‘带功’下来,你的‘他心通’功能已被机发出来了。今后我的心里可就藏不住密秘了。但是,我还是要提醒大家,靠‘带功’击发出来的功能是不稳定的。平时少拿出来用。大家要加强练功,加强修为,这样,大家才会长进。听的懂吗?”大家都听话地点点头。他接着说:“我们一起来谢谢神石爷爷吧。”大家听话地作揖的作揖,跪叩的跪叩,合掌的合掌,两位神石爷爷见了特别开心,说:“带功是相互的,湘明你又何必这么客气呢?其实,我们今天也受益非浅。”  眼看时间已经不早,杜鹃问湘明:“我们还要去捡榛子吗?”湘明笑笑地说:“不用了,一场练功下来,我的功力已经长进不小,我就帮大家‘搬运’一些回去吧。”只见他静心运功,两个手掌分别向梅林和榛子林方向一挥舞,然后再向‘苍山籽练功场’一送。嘴里说到:“已有上百斤的杨梅和榛子在‘练功场’了。大家回去吃吧。”大家惊喜。  湘明向神石爷爷道别。嘴里同时对大家说:“回去也很快的,我可以带大家‘穿山越岭’。”大家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身体已经在运动了。大家就象一个整体,在湘明的带领下,不断的从山体中穿过,群山中的岩石泥浆就象流动的水,从身边滑过,一点也不阻碍穿行,出了山体,沟壑山林就如平路,风驰电掣,眨眼就到了“山苍籽练功场”大家就如在梦境一般。  睁开眼晴,两堆硕大的杨梅果和榛子果,正在老山苍树小,翠花、黑子和小山麂正望着果子堆发呆呢!   共 561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男性前列腺炎为什么难治疗
昆明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昆明市专治癫痫病的知名医院

上一篇:清洁寨

下一篇:1500只羊横穿马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