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残局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5:30:03 编辑:笔名

太阳升到一杆子高时,胡生才懒洋洋地从被窝里爬起来,撒了一泡尿,然后站在镜前开始刷牙洗脸,洗完脸一照,才发现胡子确实有点儿长了,黑压压、密麻麻的胡子茬儿占据了半边脸,看上去人也老了许多。其实他不老,才四十五岁,正晌午的年龄。  他想吃了饭出去走走,在家憋得难受。他这人挺讲究,比较注重外部形象,出门总得要刮刮胡子,把自己收拾得体面一点儿。他去里屋抽屉找电动剃须刀,其实在他手边的毛巾架上就有个现成的刮胡子刀,他不想使,想用电动的,电动的省事还刮得干净。电动剃须刀是他在厂里评为生产标兵时,厂里奖励给他的。他一直舍不得用,只是有了特殊情况,比如参加个什么活动,走个亲戚、会个朋友时才拿出来用一下,用完了又放回抽屉。  胡生在抽屉里翻腾了半天,才把电动剃须刀找出来,一试还不能用。换了两节电池进去,捣鼓了半天,还是不能嗡嗡地转。他想可能是长时间不用,零件生锈住了,有点恋恋不舍地把剃须刀放回了抽屉。只好从毛巾架上拿起手动的刮胡子刀,换上一个新刀片,嘴四周抹上白腾腾的肥皂泡沫,一下一下开始认真地刮胡子。刮完了胡子,再照照镜子,下巴光溜溜的泛着青光,人显得年轻了许多,心情也逐渐好了起来。  他把刮胡子刀放回毛巾架上,不小心撞掉了一个东西,弯腰捡起来一看,是一管口红。他的脸色开始起了变化,变得复杂起来,愤愤地把口红扔进垃圾桶,愣愣地盯了几秒钟,而后又从垃圾桶里把口红捡了起来,重新放回到原来的位置。心里骂道,什么破玩意儿,抹得嘴唇血不拉叽的,跟吃了死孩子似的。  他想吃点东西,打开冰箱,里面空荡荡的,什么吃的也没有,只有昨天吃剩下的半拉馒头和半盘剩菜。菜是凉拌菠菜,菠菜已由翠绿变暗黄。他提了提鼻子闻了闻,没变味,用筷子夹了一小口尝了尝,吐了吐舌头,就想把菜倒掉。等他走到垃圾桶前停下了脚步,要是把菜倒掉他早上就没的吃了。唉!他轻叹一声,坐在桌前,就着馒头吃下了那半盘剩菜。他想喝口热水,拿起暖瓶摇了摇,是空的,烧壶开水还要费液化气,听说气又要涨价了,算了,不喝了,忍一忍吧。  他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溜达,无心赏街景看行人。看到路边一座座豪华饭店和酒楼,他狠狠地剜一眼骂道,都是些藏污纳垢的地方。前方不远处有一个街心公园,三三两两的老人坐在石凳上晒太阳,身后树上挂着一个鸟笼子,一个学步的小孩子,在草坪上蹒跚。他心里也在骂,多金贵的一块儿地皮,竟建成了公园,不知道花去了多少钱,把这钱救济了穷人该多好,纯粹是钱烧的,瞎折腾。  身边一辆辆轿车疾驶而过,他冲车后愤愤地吐口吐沫,骂道,呸!妈的,车里坐的肯定是腐败分子,这个社会就让你们这帮人给糟踏了。  一个乡下模样的女人,慢悠悠地蹬着一辆三轮车,从他身边经过,不住声地吆喝着“包子!肉包子!一块钱仨。”三轮车上的白棉被里,溜出一缕缕肉香钻进了胡生的鼻孔,他下意识地摸了摸上衣兜,兜里仅有一块二毛钱,只能买三个包子,三个包子不够他吃,还是买馒头划算,一块二能买六个馒头,够他吃两顿,这样中午饭和晚饭就解决了。  路边摆着一盘象棋残局。他停下脚步,啄磨着这棋该如何走。摆棋的汉子操着一口东北方言,忙招手,老哥,下一盘?边说边拿起身边的一个马扎子朝胡生递过去。胡生抬起头,并没有急着接马扎子,看那汉子糊皴皴的一张脸,一件灰不拉叽油腻腻的肥大夹克,把两条弯曲着的腿罩在里面。胡生鼻子眼儿里哼了一声,心说,看样子像六十岁的老头,还管我叫老哥。他摆摆手,说得了吧你,谁不知道你这是骗局,挽好了套让人钻,我才不上你的当呢,我只是看看。  摆棋的汉子倒是满热情,一直伸着胳膊朝胡生递马扎子,不停地点头说,老哥,你先坐下,就是不下棋,咱唠会儿磕总可以吧。  胡生看到汉子说话时露出的一口黄牙,就有点儿犯恶心,但架不住汉子的热情,就接过马扎子,在棋前坐下来。胡生问这棋是怎么个下法。汉子往前凑了凑身子,神秘地说,红子黑子任你挑,和棋算你赢咋样?胡生有点儿心动,凭自己的棋艺下成和棋应该不成问题。就问,要不要钱?汉子把斜挎的一个旧背包移到胸前,说,看老哥你说的,不要钱我在这得瑟个啥劲,押三百。说着,从背包里掏出皱巴巴的三张一百块钱。说你要是赢了这盘棋,瞅见没,这三百块钱就成你的了。汉子说着,把钱放在眼跟前,用一小块儿砖头押上。  胡生望着那三百元钱,就感觉那钱就是自己的,从自己兜里掏出来放在了那里。要是赢了这三百元,他先到饭店饱餐一顿,好久没闻到肉味了,再要上一小瓶二锅头,一想到这些,他馋得直咽口水。剩下的钱,买条像样的裤子,自己身上的这条裤子磨出了洞,已穿不出来了。再剩下的钱,给老婆买条丝巾,要桃红色的,老婆跟他要了好多次,他一直没钱给她买上,然后坐车把老婆找回来,要是老婆能跟我回来就好了。  嗨!嗨!老哥,玩不玩呢?汉子的手像个大蒲扇在胡生眼前煽动。玩,玩,胡生点着头说。汉子说,那你先把钱押上。胡生把手伸进兜里,又摸了摸那一块二毛钱,他不可能拿出来,但也不能说自己没钱。手从兜里拿出来,习惯性地理了理头发,头一仰说,该不下你的,我家离这不远,我要是输了,让你跟我回家去拿。汉子说,行行,那咱开始。  胡生先观了一阵子棋,感觉红方胜的几率大,就选择了红子。他拿起一个棋子兵,高高举着考虑落哪儿合适,揣摸了半天,拿不定主意,回头看看手中的棋子,心中不免生出了恨,一个破“兵”竟难住了我。他越看这个“兵”越来气,攥在手心里越攥越紧,恨不得把这个棋子兵碾碎。刘志不就是一个“兵”吗,当年我手下的一个“小兵蛋子”,辞职下海挣了俩臭钱,就开始烧包,开了一辆破桑塔纳来厂子显摆哼!有什么了不起的,竟拐跑了我的老婆。老婆啊老婆,你这个见钱眼开的贱婆娘,想当年,我当车间主任时,你不是一样跟着我风光吗?你怎么就糊涂到跟一个“小兵蛋子”跑了呢。女人啊真是水性扬花,不好养活。  胡生一走神,就随意把棋子落下来。汉子忙提醒,老哥,炮打着呢?炮,好历害的一门大炮,厂里下岗人员名单一公布,好家伙,就如在人群中放响了一个大炮,炸得人心四分五裂,仓皇逃窜,逃窜的人流中当然也有他胡生。我胡生评过先进,当过劳模,好歹还是名中层干部,凭什么让我胡生下岗,妈的,什么世道。  胡生把那个棋子兵放回了原地,然后拿起棋子马。汉子忙说,老哥,你这是咋整的,你这个下法可不行啊,不许悔棋的。算了,算了,饶你这一回。胡生哦哦地应着,思考着马应走哪儿。棋子还没落稳,汉子又喊上了,说拌着马腿呢老哥,你会不会玩,不会玩就别在这逗乐子。  胡生真没心思玩,看到了这个棋子马他也来气。下岗后我说和朋友合伙做生意,老婆说人心难测,头摇成拨浪鼓死活不同意;爹娘说做生意需要本钱,贷款做买卖风险太大;丈母娘也跟着瞎掺乎,说现如今卖东西的人比买东西的还多,你卖给谁呀。这么多人来拌我的马腿,生意终归没做成,要不是她们拦着我,说不定我早发了,咱也买辆宝马车坐坐,气死刘志这个狗东西。  汉子明显失去了对胡生的耐心,冲胡生摆摆手,走吧,快走吧,你还是到别处玩去吧。汉子这次说话连老哥也不叫了。胡生心说,你一个摆棋局的乡下人也瞧不起我,我好歹还是大学毕业落户到城市,一个响当当的城里人,你还要赶我走,我偏不走,非要让你看看我的真本事,我就不信,一个城里人玩不过一个乡下人。胡生明显带了气,拿起棋子也不加过多思考就落下,边下心中还默念:炮二进六,将,兵五进一,将,……他下得很快,还没弄清怎么回事,三下二下竟输掉了棋。心里还在嘀咕,棋路对着呢,怎么就输了呢?  汉子张开手冲胡生点头,意思是,你还有啥好说的,拿钱吧。胡生明知道自己没钱,就编排了一大堆不给钱的理由,站起来就要走人。汉子收起了马扎子和棋摊,紧跟在胡生身后说,你可别耍赖,咱可是事先说好了的,没带钱我就跟你回家拿。  胡生进退两难,他既不愿意出钱,也不愿意让汉子跟他回家。现在社会这么复杂,谁知道他是个黑人白人,万一出了事怎么办。再着说了,就是回家,他也拿不出钱来。家里的存折现金,全让老婆卷跑了。厂里每月给他三百块钱下岗补贴,交交房租水电费,还剩不到一百块钱。这一百块钱是他一个月的生活费,他还要算计着花。  汉子赖上了胡生,非要跟胡生回家。胡生说,就是跟我回家也不给你钱。汉子说,你就是不给钱,让我吃顿饭,住一宿也行,咱就算扯平了。胡生无奈,只得带汉子回家。  胡生带汉子一进胡同口,就碰见了房东。房东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妈,看见胡生老远就扯着脖子喊,胡生,快过来,给你说个好事。好事?胡生心里哼了一声,嘛好事能轮得到我。房东说,我给你找了份差事,就是到我儿子朋友的百货店装卸货物,一个月六百块,你干不干。  胡生想,我一个大学生,是名知识分子,怎么能干这样的粗活,这些粗活都是乡下人干的。但他就是不想干,也不能这样说,就说,谢谢大妈的好意,我身体不行,干不了。大妈说你看你,这干不了那干不了,等着喝西北风吧你。哦,对了,居委会来过了,问你需要不需要申请低保。  胡生苦笑一下,说,谢谢大家对我的关心,我不需要,我过得很好。房东大妈撇了撇嘴走了,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对胡生说,该交房租了,上个月你都没交,一下交两个月的,你要是没钱,就要考虑腾房,有个租房户等着我回话呢。胡生点头说,好的,好的,我有钱,过两天一准给你。  大妈警惕地打量着胡生带回来的陌生人,对胡生说你可不许领陌生人进来,出了事你要负责的。胡生说,不是陌生人,是我一个朋友。大妈噢了一声,不放心地走开了。  胡生住的地方是一间小平房,房子很旧,一块块墙皮脱落掉了,从外面看上去伤痕累累。屋子阴暗,进门得先拉灯。汉子进得屋来,“扑嗵”一脚迈进去,感觉就像迈进坑里,不由得惊叫了一声,哎哟我的娘唉!老哥就住这地方啊,还不如俺家的狗窝强呢?胡生脸一绷眼一瞪,说什么呢你,糟贱人是不是,你怎么不去住狗窝,跑我家来做什么。  汉子感觉话有点儿失口,不再说话,小心翼翼地坐在一把椅子上,随手拿起摇控器想看会儿电视,摁了半天,电视没出影儿。胡生走过来,夺过摇控器说,别瞎摁了,电视机坏了,正准备换一台新的,在商场已经订好了,液晶超平的,挂在墙上那种,你见过吗?汉子明知道胡生在吹牛,但不好意思戳穿他,就说,没见过,没见过。唉呀!肚子有点饿,能不能先整点儿吃的老哥。  胡生有点儿为难,他又一次摸了摸兜里的一块二毛钱,心想,总不能让一个乡下人也瞧不起自己。他打开一扇小柜门,从里面拿出一个瓶子又一个瓶子,挨个儿摇摇,有动静的就留下来。他边摇边自言自语,故意把声音提高一倍,好让乡下来的汉子听到,记得这里还有半瓶五粮液,放哪儿了,怎么找不到啊。汉子嘿嘿一乐,说算了,咱就喝你脚边的板城烧吧,俺喝不惯五粮液,就爱喝这个,还是这个好。  胡生把酒放在饭桌上,就开始翻找下酒菜,翻来翻去发现有一小捧花生米,拿出来,放在火上炒得半生不熟,撒了点儿盐,装了盘端上来。汉子捻了一粒花生米放进嘴里,说,老哥,咋就整一个菜呀。胡生说,你将就着点吧,还想吃满汉全席呀。汉子从自带的包里掏出一袋榨菜,说,我添上一个菜。胡生拿来一个空盘子,把榨菜倒进盘里。  两人边喝边唠,胡生问汉子,听你的口音像是东北人。汉子“哧溜”喝了一口酒,说是啊,俺就是东北那嘎拉的,东北人实诚,东北人个个都是活雷锋。胡生鼻子一耸说,别吹牛了你,在街上摆残局骗人,还活雷锋你。  汉子喝了几盅酒后,脸颊开始泛起潮红,说,俺就是一个活雷锋,只干活不要钱,不算活雷锋算个啥,你说算个啥?胡生也有一点微醉,说,你不是活雷锋,是个大傻瓜。汉子哈哈大笑,说对对,俺就是一个大傻瓜。汉子突然止住不笑了,眼里开始潮湿,随手擤了一把鼻涕,甩在地上,顺手拿起胡生擦过筷子的餐巾纸擦了擦手,又擦了擦鼻子和嘴,然后放在了桌子上。胡生一皱眉,随手把用过的餐巾纸扔到垃圾桶里。  汉子说话的声音有点哽咽,俺在这个城市打了一年工,老板欠了俺的工钱,老哄俺说没钱没钱就是一直不给。俺媳妇有病在炕上瘫着,等着俺拿药回去呢。俺想回家,可俺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说着话,又猛喝了一大口酒。  胡生说,你身上不是有三百块钱,三百块钱还不够你买回家的车票吗?汉子掏出来那三百块钱,说给你给你都送给你。胡生不会要他的钱,但汉子硬往他怀里塞,胡生接过来一看,全是假钱,随即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把钱放在一边。  汉子说,老哥,这钱是一个玩棋的人押的,我当时还想,钱给的倒挺痛快,我老高兴,就想这样能早点回家了,谁知道一细看,竟他妈的全是假钱。老哥,不满你说,这两天我仅吃了一个馒头,饿得俺是前心贴后心,谢谢你老哥,谢谢你的酒。来,咱哥俩儿干一杯,“咣”地一声响,两人一仰脖,全喝干了。这一杯酒下了肚,彼此也显得亲近了许多。  胡生说,你别老哥老哥地叫了,咱俩论论看谁大。汉子说,我姓张,属龙。胡生说,我姓胡,属蛇。哈哈,你长我一岁,该叫你张哥。胡生举起一杯酒,说咱哥俩儿今生有缘,喝下这杯酒就算是亲兄弟了。  两人都不胜酒力,两个半瓶酒没喝完,就全醉倒了。胡生说,张哥,老弟要跟你走,跟你回农村种地去。张哥结结巴巴的说,行,行,跟,跟哥到农村好,农村空气新,新鲜,人实诚,比,比城市人强,强多了,城里没一,一个好东西,全他妈的是王八蛋。胡生紧紧攥着张哥的手,像抓着根救命稻草,说,张哥,别丢下老弟,咱可是说好了,我跟你走,你救救老弟吧。两人又胡言乱语了一阵子,才酣酣地睡去。  胡生被一泡尿憋醒了,撒完尿,在镜前洗了把脸,洗完脸就开始收拾东西。他还记得昨天说的话,说是跟张哥回农村种地去,张哥也应了他。想自己也是从农村出来的,爹娘已过世,老家也没了亲人。自己在城里这样活着,还不如回农村去种点地,养几头猪过的快活。  胡生收拾完洗漱用品,就喊,张哥,起床了。见没人应声,走到屋里一看,早没了张哥的身影。屋里多了一盘残局,还有两个马扎子和三百块假钱。 共 563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囊肿的诊断方式有那些
黑龙江治疗男科哪家专科医院好
云南治疗癫痫好的专科研究院

上一篇:乡恋7

下一篇:初夏模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