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远古使命章雨夜

发布时间:2020-01-20 18:17:09 编辑:笔名

远古使命 章:雨夜

邙山起源东海,向西绵延数万里,直至秦州方为罢休。北接荒漠冰原,阻凶狠蛮族于关外,南临中原富庶繁华之地,紧邻中原大城“沂州”。山上坐落着一个千年宝刹“青龙寺”,地处天下咽喉,自古以来,乃兵家必争之地!

自上一次正魔大战,天下已太平了近百年,如今天下正道之风日盛,香火鼎盛,而魔教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观天下大势,真是如暴风雨前的宁静!

这一日,天空阴沉沉的,到了傍晚,淅淅沥沥下起雨来。乌云低垂,雨水却不大,闷湿的天气,让人有一种喘不开气的感觉。

夜已深,雨水却越来越急,不知何处,忽的刮起一阵风来。山上除了三三两两巡更的小和尚外,其余人等都已经入睡。四周一片寂静,除了隆隆的雷声外。

后山悬崖边,有一道身影孤独的伫立在邙山处,面对悬崖外。四野漆黑如墨,一道闪电斜斜划过,紧接着一声惊雷爆响,将黑影照亮开来,竟是一个面容凝重的老和尚。只见他满面皱纹,眼中精光闪烁,皱着眉头,直盯着悬崖之外。他身上的僧袍随风鼓起,像是要将他吹走,他却像钉子一般挥然不动,直盯着云海深处,像是在等待什么。借着云彩反射的微光,一个黑点在云海之上缓缓出现,黑点越来越大,越来越近,一声轻啸,一个盘旋,落在老和尚的肩头,原来是一只学舌鸟。待看到黑点安然归来,老和尚面色缓和过来。

只听老和尚呵呵一笑,伸手抚摸肩头,似乎在对它说话,道:“怎么样?找到了吗?”

学舌鸟口吐人声道:“找到了,找到了”

老和尚点了点头,沉吟一下,道:“她,还好吧?”

学舌鸟道:“不好,不好”

老僧眉毛一挑,面色复又凝重起来,急道:“怎么?如何不好了?”

学舌鸟像是被噎住一般,似是有话说不出来,嘎嘎叫了两声,蹭的飞天而起,来回飞舞。

老和尚一拍脑门,才想起来它还只是一只雏鸟,只会一般简单的表达,像刚才那样问答对它来说还是太难了一些。

老和尚伸手向后一拂,手中多了一颗丹药,芳香扑鼻,沁人心脾。学舌鸟一个俯冲,叼起丹药一口吞下,直飞冲天而去。

老和尚目送学舌鸟离开,面色依旧难看,复又朝云海看去。

在此之时,透过云层,邙山东百里之外,有一间草庙,孤独伫立风雨中,摇摇欲坠。一道闪电划过,天间亮了一亮,连带着这间草庙一瞬间也亮如白昼。只见一道身影,蹲坐在角落中,身体微微晃动,身前发出“当啷,当啷”的碰撞之声,仿佛是在摇色子。

又是一道闪电,才看清黑影,竟是又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和尚,只是年岁比山巅之上的那个更长一些。借着闪电的光,依稀能看清他衣衫褴褛,僧袍破碎不堪,露出来的皮肤似乎还有伤痕。须臾,他将手中之物向地上一抛,才掏出火舌,点燃身旁的油灯。微弱的灯光在空中摇曳,身前的什物映了出来,纹路交错,是一个古朴的龟壳。龟壳旁边散落着三两个外圆内方的钱币。老和尚探出右手,食指拨了拨,又掐指算了一阵子,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皱着眉头,皱纹深陷,几乎要挤出血来,终喃喃道:“乾坤三象,无为震,动也!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声如蚊蚋,仿佛说给自己听。就在此时,他忽然眼中暗光闪过,转头向天边看去。

一声雷鸣,声震四野,天光闪闪,风卷残云。天边一片黑云翻滚,四野漆黑如墨,一片肃杀之意!远处的邙山只剩下一片朦胧,四周寂静无人,只剩下漫天漫地的疾风响雷,好一场大风!

风虽大,云虽厚,但老僧的视线却无法阻隔,直看向那邙山峰处,与山巅的老和尚四目相对。虽然此时谁也见不到谁,但双目却都同时眯了起来。老僧眼神越来越凌厉,忽觉背后一凉,先是收回目光,急忙向后看去,却见头顶房梁之上多了一只奇怪的鸟,隐隐空气中多了一丝暗香。老僧大吃一惊,以他的修为,竟是没有发觉这只鸟是何时进来的。但是这只鸟他确是熟悉的,仔细一看,他辨认出这只鸟正是他师弟秋水的宠物学舌鸟。这鸟通灵,速度奇快,擅长跟踪,纵观天下并不多见。此鸟可口吐人言,与人对话,所以深得秋水的喜爱。老僧突见此鸟,心下大怒,任谁被监视都不会有好脸色。他探出右手,绵里藏针,捏兰花指,做弹射状,对准学舌鸟,轻轻一弹,只见灵光一闪,没见有何大动作,只听“扑棱”一声,学舌鸟直直掉落地上,摔得七荤八素,好一会才扑棱起来。叫道:“偷袭,下流!”然后张开鸟嘴吐了个舌头。老僧忽觉有些滑稽,心中怒气渐消,冷哼一声道:“不偷袭,你又能奈我何?”

“追不上,追不上。”

老僧呵呵一笑,道“你飞起来,我确实追不上你,但我也有办法炖了你。”

学舌鸟嘎嘎叫了几声,似乎对不上话,呜呜地在草庙里飞来飞去。老僧见它服软,收起笑容,道:“秋水让你来有何事?”也不知谁给它的胆子,竟落在老僧的肩膀上,叫道:“师兄怎么样了?”

老僧冷哼一声道:“我大漠不要他关心,”顿了一下,又道:“告诉你的主子,没事多算算卦,再过几日,可能就没有这么悠闲了。”也不管它有没有听明白,便将学舌鸟推开,整了整破旧的僧袍。

大漠和尚目送学舌鸟没入黑暗,才重新拾起地上的龟壳和钱币,迟疑一下,塞进怀中。大漠蹲在角落,任由油灯闪烁,直至熄灭,他才站起身来,走到草庙门前,向天空看去,此时,风未停,雨未歇,电闪雷鸣,风暴肆虐,仿若灾难来临!

胡庆余堂
翼城县人民医院
长春银屑病哪儿看好
深圳哪里妇科医院较专业
聊城白癫风公立医院
友情链接
厦门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忻州有哪些皮肤科医院 忻州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吕梁有哪些司法鉴定科医院 生殖整形发病原因 癫痫性精神障碍医院 大动脉炎医院 恶性肿瘤所致贫血医院 结节性痒疹医院 急性附件炎医院 甲亢医院 巨人症与肢端肥大症医院 口咽部粘连医院 溃疡性结肠炎性关节炎医院 抗利尿激素分泌异常综合征医院 口蹄病医院 类固醇后脂膜炎医院 麦收皮炎医院 男性乳腺增生医院 运城有哪些医院 湖南有哪些血管外科医院 湖南有哪些正畸科医院 湖南有哪些中医肛肠科医院 湖南有哪些中医内分泌医院 黑龙江有哪些其他内科医院 黑龙江有哪些过敏反应科医院 黑龙江有哪些小儿泌尿科医院 黑龙江有哪些中医外科医院 黑龙江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安徽有哪些职业病科医院 内蒙古有哪些肿瘤综合科医院 内蒙古有哪些实验中心医院 福建有哪些肾病内科医院 福建有哪些屈光医院 重庆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重庆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重庆有哪些肿瘤康复科医院 重庆有哪些计划生育科医院 重庆有哪些特诊科医院 山西有哪些皮肤科医院 江西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江西有哪些放疗科医院 江西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江西有哪些透析中心医院 广西有哪些口腔预防科医院 汕头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佛山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惠州有哪些病理科医院 惠州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汕尾有哪些内分泌外科医院 清远有哪些小儿肾内科医院 东莞有哪些高压氧科医院 衢州有哪些小儿神经内科医院 巴中有哪些超声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