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被阿里和腾讯音乐夹击酷狗的生存之道

发布时间:2019-05-14 23:27:33 编辑:笔名

从羊城产业创意园大门,走过一条通向底的林荫大道,再转个弯,一颗生长茂盛的大树遮挡着一栋红黑相接的大楼,这就是酷狗办公大楼。

对于很多人来说,活跃在视野里的音乐播放器有易云音乐、虾米、音乐等。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里早就没有了酷狗。

你可能会对接下来的这句话感到震惊,这个似乎被大家遗忘的公司,打败了音乐,成了数字音乐市场领头羊。

据BDR咨询数据中心今年年初发布的中国音乐App市场监测报告显,中国音乐App累计用户市场份额,酷狗和酷我音乐二者超过39.2%,成为行业阵营;音乐排名第二,市场份额为21.1%;阿里音乐旗下两款产品天天动听和虾米音乐的份额为15.1%,占据第三阵营。

2015年,海洋音乐已先后完成了对酷我音乐和酷狗音乐的并购,并且组建了新的海洋音乐集团。

界面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在合并一年后,海洋音乐已经开始着手酷狗和酷我的音乐播放器的整合更名。同时海洋集团的上市工作也在进行中。

公司与公司的合并在2015年屡见不鲜,而合并很大的一个缘由就是烧钱,在数字音乐领域也不例外。

据界面了解,这些数字音乐企业,每一个月大概需要花费几千万在购买版权上。合并和互换共享资源,就成了它们省钱的宝贝。

天天动听和虾米音乐被阿里收购,音乐也疯狂拿下多个明星音乐的版权,而酷狗、酷我与本来就是做音乐版权分发的海洋合并,也顺利掌握了大部分的音乐版权。

当音乐市场格局雏形已差不多建成的时候,2015年7月份,国家版权局下达通知表示,盗版音乐要全部下线,同时也开启了音乐平台正版化的大清洗。

其实这并不是次酷狗与音乐的交锋。2010年,酷狗面对音乐的强势来袭,没有什么反击的余地。

李统浩原来是酷狗音乐的1名工程师,后来转去了繁星。他告诉界面:2010年、2011年,音乐起来了,他们通过用户导流,发展的很好,对于当时的酷狗这是一个强大的对手。

虽然酷狗2004年成立,比音乐有先发优势,但当时也扛不住这个过亿级App对音乐的助攻。

李统浩回忆道,那个时候,我们每天加班到晚上10点、11点是正常的,因为这个(酷狗音乐)是酷狗的全部,如果做不好可能就没有酷狗了。

音乐的迅速崛起,让当时的酷狗感到很焦虑,除在音乐播放器技术上进行提升,他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去与音乐进行对抗,可这并没有让其取得更多的新增用户。

因此酷狗急需要找到另一个让其能够生存的产品。而当时六间房的兴起,让酷狗看到了一种新的模式直播。

界面从一名已在酷狗离职的员工处了解到,目前繁星秀场直播的收入几乎养活了全部酷狗,其70%的收入来自于繁星礼物打赏,30%来自于酷狗音乐的会员费、广告等。

2012年6月份,谢欢加入了酷狗,创立了繁星,现在是繁星的CEO。在繁星发展的过程中,热忱和焦虑这看似矛盾的两个词,一直伴随着他。

计算机专业出生的谢欢,的爱好就是音乐。在大学的时候,他会在宿舍自谈自唱,是一个文艺青年。毕业后,他的份工作就是在音乐,并且还参与了音乐的个版本的开发。

在过去十年,数字音乐是下载音乐和听歌的市场,而且这些下载是免费的,并不赚钱。据他介绍,当时音乐钱的是空间的背景音乐,其中卖得的就是光良的《童话》和周杰伦的歌曲。

不过,当时国内数字音乐曲目也不是太多,在音乐,日韩、欧美加起来的歌曲数目还不到全部音乐的5%。

后来,谢欢去了华为,在海外市场卖彩铃服务器。

这些经验也给谢欢为酷狗、为繁星找到新的商业模式带来了启发。谢欢曾表示:我们当时看到两个市场,这两个市场都有上百万的盘,一个是彩铃市场,将近有三百万亿的盘子。第二个就是两百多亿的盘子,就是线下演出,一个粉丝为了跟随自己的偶像,可以不远万里从海外坐飞机过来去看偶像的演唱会,是有一些用户需求跟付费习惯的。

显而易见,谢欢选择了后者。但在当时,做秀场直播的两个平台是六间房和9158。

李统浩当时作为开发工程师进入繁星,他回忆:繁星成立的时候,我们只有7个人,全程封闭开发了3个月,在外面租了一间小别墅,每天加班到11、12点,太晚了就在那里睡觉。

当时的谢欢,李统浩给出的评价是,他真的很有激情,感觉是用生命在做这件事情。

三个月之后,繁星上线了,但是天的效果让他们大失所望。李统浩用我们的心都凉了来总结了那一天的感受。

随后过了一个月,繁星的流量也只有几十万,与他们预期的百万级还有很大的差距。

这个让他们心凉的大问题是卡顿,因而他们又花了3四个月去解决这个问题,当时他们的焦虑和失落也可以想象。李统浩说:如果这个产品不能够生存下去,它就会被砍掉。

但在解决了这个技术问题以后,经过半年的运营,繁星的流量达到了千万级别,这让他们稍微送了口气。

在那一年的年会,谢欢说了一句胜则举杯相庆,败则拼死相救。回忆这个场景的李统浩,似乎还能感受到这句话给他们的力量。

可是对于谢欢来讲,那只是个短暂的成功,其实焦虑一直都伴随这着他。直到现在,谢欢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在办公室呆到很晚才离开,他说待在办公室里,常做的事情就是看看竞争对手的产品、了解自己的产品以及用户的需求,要让自己成为这些产品的深度用户。

他认为繁星还是一个创业项目,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改进和完善,如果稍不小心,很有可能就被后来者超越。

跟其他理工男一样,谢欢做一件事情时比较看重数据分析和案例依据,用他的话说就是科学。

在繁星运营了半年以后,繁星通过导流酷狗音乐积累的用户,慢慢走上了正轨。导流方式,通常是用户在使用酷狗音乐播放器听歌时,如果听的这首歌有主播正在直播演唱,就会自动跳出提醒。

而且主播唱歌的曲目也尽量选择上了酷狗排行榜的歌曲。谢欢说:你可能可以看到,酷狗排行榜top500中一直都有《小苹果》,差不多都一年了。很多人觉得我们都不换,这是由于,这首歌曲真的是用户一个一个点击量推上去的。

而酷狗导流确切让繁星获得了很多用户。据界面了解,这部分用户几乎占到了繁星的一半。

据繁星给出的数据,平台上注册主播已有12万,吸纳了2亿的用户,日活用户达到了4000万。

艾瑞11月17日发布的音乐数据报告显示,在PC端,酷狗音乐1479万日均覆盖量,1亿3百万月均覆盖量居,音乐和酷我音乐位列其后;在移动端用户规模方面,从日均覆盖量上看,名的酷狗大幅第二名音乐约30%。

对此可能很多人会有疑惑,酷狗真的有这么多用户吗?

谢欢对自己的用户群很清楚:喝咖啡的用户会认为你们这个top500的排行榜还有广场舞歌曲,但都没有阿黛尔的歌。中国14亿人口,只能说我们更多的听众是不喝咖啡人群。

这也是整个酷狗与阿里、音乐定位的区别。在喝咖啡人群都选择了更有情怀,更符合自己胃口音乐产品的时候,酷狗看到了更广阔的不喝咖啡人群的市场。谢欢称之为人民市场。

阿里音乐CEO宋柯曾对外表示,他们更多的是专注在音乐生态圈、音乐人上;音乐的内容则更靠近喝咖啡人群;而对于酷狗,谢欢说:我们的用户可能更接地气一点,所以我们的内容也会根据这些用户的反馈来做改良。

不喝咖啡人群普遍都有着这样的特征,他们生活在二三线市县,娱乐活动不多,而线上观看直播打赏是他们的一种消遣的方式,并且他们还有很强的参与感。

谢欢解释:如果一个主播做得很好,出来了,他们会觉得,我是从一开始就支持你的,这种认同感和参与感很强烈。

现在繁星走的造星模式,能够符合不喝咖啡人群的胃口,也是谢欢逐渐摸索出来的结果。

在繁星成立之初,唱片公司是谢绝把新人放到这个络平台上进行推广的,这让想要打通产业链的繁星遇阻。

但不久之后,也许是碰巧,也许是互联造星的必然,庄心妍出现了。

庄心妍是繁星上的一名主播,从繁星成立,就开始在上面直播唱歌,通过短短的1两个月时间,粉丝到达了几十万。在某一次直播时,她唱了一首新的歌曲《一万个舍不得》,获得了很多的粉丝喜欢。

随后2013年,庄心妍在繁星举行了《一万个舍不得》新专辑线上首发会,同名单曲首发当日络点击量超千万,并且还成为音乐2013年度热门歌曲排行榜十大金曲之一。现在她已被唱片公司签约,获得了很多的商演机会,并且活跃在音乐领域的1二线。

当有这样一个例子出现的时候,唱片公司开始关注繁星,也关注上面的数据,他们开始主动找我们进行合作。谢欢说。

另外,繁星比其他直播产品对更吸引想要走音乐道路的主播的优势是,他们可以通过酷狗音乐去帮助主播推新歌。且目前各个直播平台主播的伴奏,95%以上都是使用酷狗。

庄心妍的这个偶然,让繁星看到了一个更长远的模式造星。在庄心妍出来之后,他们通过复盘,想要在这里找到规律。

接着又出现了好几个类似庄心妍的案例。他们总结发现,如果一个主播能够在两个月时间,从零积累到五万甚至十万的用户,那末这个主播就可能会有更长远的发展,比如签约经济公司、接商演。

繁星同时为这些主播提高更多露脸的平台,在到达一定的知名度的时候(几十万粉),可以参加酷狗明星访谈节目星乐坊;举办的演唱会可以通过酷狗Live进行直播。

谢欢认为这就是通过科学分析出来的一个模式。他们通过数据分析知道用户的喜好,通过用户的喜好来给有潜力的主播更多的资源和发展。

李统浩非常喜欢科学这个标签。他说:我们的提案,如果没有详实的数据支撑或案例的话,一般很难让谢欢通过,现在我们的提案30%都会被否。

其实繁星和酷狗音乐是相互依存的,离开了谁,他们也都不会是现在这样。繁星给酷狗带来了利润,酷狗给繁星带来了流量,但是繁星也面临着一些需要解决的问题。

李统浩告知界面:繁星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自己不能造血,这也是全部直播行业的问题。

繁星正在寻找其他的方式来增强自己的吸粉能力,内部正在做移动直播和爱演两个项目。

移动直播在一个月前开始,进入内测,只要在繁星上注册过的主播,不需要像在PC端一样,支起摄像头和麦克风,可以直接通过进行直播。这样通过丰富直播场景和内容,来吸引更多的用户。

这个项目与YY直播会有点类似。

而爱演则类似于小咖秀,爱演于近日开始内测。当然如果这两个功能用户转换率不成功,李统浩说:它们也有可能被砍掉,这些都只是在尝试。通提案只是他们的步。

如果繁星能够自己获取新增用户,那么在音乐市场中也许能够有更多的想象空间。

除了造血问题以外,还让繁星比较烦恼的是,没有做过直播的酷狗团队,很多东西都是通过模仿六间房、YY的模式来做繁星。这个模仿也带来了他们想撇也撇不掉的坑。

繁星一位内部工程师告知界面:我们每个月要付给代理充值10%的费用,这些人睡觉都在赚钱,而且对繁星来说也(给代理充值的钱)占了很大的成本。

代理充值的操作模式是代理商先跟繁星签好协议介绍多少个主播过来做直播,和留存率能够到达多少。达成协议后,繁星会给代理商一个充值链接,用户从这个链接充值的话,代理一般都会抽走10%。

有知情人士向界面解释:代理一般跟主播的关系都比较好,平台虽然想去除这一环,但是如果真这么做了,会引起代理的反抗,而他们有可能会带走大量主播。

这个问题其实一直都困扰包括繁星在内的所有直播平台,目前还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但是不能否认的是,繁星不仅仅救活了酷狗,很有可能未来还是海洋集团盈利一块。从欢聚时代可以寻到些踪迹,据界面了解,欢聚时代50%以上的盈利也是来自YY文娱(直播),而YY娱乐对外界称,繁星是他们的对手。

不过基于整个音乐领域布局造星、直播,谢欢说还没有与繁星一样的产品,未来10年,也应该是需要满足用户听(酷狗音乐)、看(繁星)、唱(酷狗KTV)的需求,酷狗也都在一步步实施,也许酷狗真的赶上这波热潮。在十三五计划中,音乐市场将到达3000亿。

其实不论是酷狗音乐还是繁星,他们很巧妙的选择了避开与阿里、腾讯进行用户争夺战,而是看到了更广阔的屌丝市场。当用户的音乐习培养起来,音乐市场扩大,音乐不再是小众人的享受,另一个市场显然更具潜力。

众创时代里,很多创业者都在想着要高逼格、给付得起钱的人,其实接个地气未尝不会试一次成功的试水。

白带多是什么原因
宫颈炎的治疗方法
女人为什么会经期延长
友情链接
厦门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忻州有哪些皮肤科医院 忻州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吕梁有哪些司法鉴定科医院 迪庆三乙医院哪家好 生殖整形发病原因 癫痫性精神障碍医院 大动脉炎医院 恶性肿瘤所致贫血医院 结节性痒疹医院 急性附件炎医院 甲亢医院 巨人症与肢端肥大症医院 口咽部粘连医院 溃疡性结肠炎性关节炎医院 抗利尿激素分泌异常综合征医院 口蹄病医院 类固醇后脂膜炎医院 麦收皮炎医院 男性乳腺增生医院 运城有哪些医院 湖南有哪些血管外科医院 湖南有哪些正畸科医院 湖南有哪些中医肛肠科医院 湖南有哪些中医内分泌医院 黑龙江有哪些其他内科医院 黑龙江有哪些过敏反应科医院 黑龙江有哪些小儿泌尿科医院 黑龙江有哪些中医外科医院 黑龙江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安徽有哪些职业病科医院 内蒙古有哪些肿瘤综合科医院 内蒙古有哪些实验中心医院 福建有哪些肾病内科医院 福建有哪些屈光医院 重庆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重庆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重庆有哪些肿瘤康复科医院 重庆有哪些计划生育科医院 重庆有哪些特诊科医院 山西有哪些皮肤科医院 江西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江西有哪些放疗科医院 江西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江西有哪些透析中心医院 广西有哪些口腔预防科医院 汕头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佛山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惠州有哪些病理科医院 惠州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汕尾有哪些内分泌外科医院 清远有哪些小儿肾内科医院 东莞有哪些高压氧科医院 衢州有哪些小儿神经内科医院 巴中有哪些超声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