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空心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7:06:44 编辑:笔名

我讨厌这种感觉,心里总是空空的,一种飘忽而持续的微微庠,不是一二天了,大约至次失恋后,这种空空的感觉就一直断断续续的围绕着我,只是近这感觉更强烈,心里空的地方越来越弥漫,白天尚且无所谓,在忙碌的压迫下那种空洞还蜷缩在某一个角落,但一到夜半梦醒时,心里的这种空就会无限扩大,以至于有了完全要将我淹没的趋势!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依然是高挑修长的身形,依然是那张被朋友赞为精致的面容,再靠近点,依然还是看不到老化和松弛的痕迹啊?我曾经是一个对自己的外貌还算自信的女子,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这种心的空洞期越来越长,我开始喜欢频繁的照镜子,难道潜意识里我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了吗?  二十八岁了,人家都说女人到这个年纪似乎已经走到了青春的边缘,尽管我不承认但我还是渐渐的心虚了,想到这儿,我又开始下意识的拿出化妆镜,端详自己的脸,真没老去的痕迹啊……怎么就会就一直搁到了现在了?  “哼哼!”  黎科长故意在办公到门外假咳咳了两声,显然是在提醒我她已经到了门口,我慌乱的把化妆镜扔进办公桌的抽屉,继续写自己未完的凭证,黎科长是个美丽而有修养的女人,三十多岁的年纪,已婚生子的她把日子过得优雅又从容,也许是考虑到我的感受,她从不会在我面前提及关于我婚恋的事;但从她的眼神里,我分明的看到了她对于我目前心态的了然,她早就看清了我的心虚,我对着在我对面坐下的她尴尬的笑了笑,算是感谢她善意的提醒,以及给我留了颜面。  下班的时候,办公室主任刘姐在电梯里追上了我,四十岁的她保养得极好,看起来也就是三十出头的样子,平日里善于言辞的她,总会给人八面玲珑的感觉,但我知道私下里她是个极可靠的朋友,她和黎科长是公司里仅有的,不会在背地里,对像我这样的大龄未婚的职员议论纷纷的人。  和黎科长不同,私下刘姐会给予我发自内心的关怀,抛开同事的身份不说,我们算得上是极要好的朋友,她会在我许可的情况下,为我和她丈夫单位的单身男青年制造机会,她不会像别人一样一味的为我张罗着相亲,她了解我对于相亲那事的反感,只是尽管她如此殷勤,但缘份的事有时候再多的人为也无能为力!  “小闻,姜帆近有跟你联络嘛?”  我们并肩走去公司后,刘姐才小声的问我,她说的姜帆是一个建筑工程师,也是他老公的朋友。  我二十五岁那年刚刚来到这家公司的时候,刘姐还是办公室的干事,那会儿她不会电脑,总是一有空就跑过来,找我教她学电脑,我们因此才熟识起来,慢慢的她会偶尔拉我去她家吃饭。有一次在她家吃饭时,中途他老公带了一个人回来,那个人就是姜帆。  当时姜帆三十多一点的年纪,戴着眼镜,他在介绍自己时说:“己经离了婚,有一个五岁的儿子!”  我认为我们的次见面,还是保持了朋友的朋友应有的那种疏离的礼貌,但我没想到没过多久我们就会一起工作。  二个月后,公司新买了一块地,并立项为一家工厂的新址,开工的时候要派一个财务人员过去管理现金的开支,我当时是刚入行的新人又在做出纳的工作,这样的苦差,被委派去的人自然就是我了。  而姜帆就是负责这个工地的三名工程师之一,他很快就对我表现出了好感,并且于人前也不加掩饰,但对他我却是设防的,说真的我很介意他离过婚的事,虽然他的条件好到,许多十七八岁的小姑娘都乐意跟着他转,但我还是刻意的和他保持着应有的距离,对于他的热情我总是理智的疏离。  但总会有一种叫着时间的东西,能慢慢的把人心侵蚀,他对于我的冷漠不以为意,始终对我友好而亲切,但却是尊重而不过份亲昵的那种友好,这使得我对他的抗拒慢慢溶解。  那个工程前前后后共持续了一年有余,那一年里我就在临时修建的工地办公室里和他以及另两位工程师一起工作,工地那地方是男人的天下,准确的说是粗鲁男人的天下。  我们的隔壁间就是包工头的办公室,夏天的时候,那些男人说着粗话光着膀子,在我们这间有空调的办公室里来去。不论是隔壁间那个不怀好意的色鬼包工头、还是外面工地上那些为图个开心的民工,进进去去时都有意无意向我的靠近,弄得我敢怒不敢言,这时他总会挡到我的面前,半认真半开玩笑的对他们说:“哎,你们一身臭汗的,别靠近我女朋友哦!”  渐渐的那些男人不再靠近我,也不会再在言语上对我取戏,取而代之的是开我俩的玩笑,而他总是不否认也不承认,他私下里并不会对我说这样的话,我能看出他在人前说那些话是出于保护我的目的,也就不跟那些人计较了,只装作没听到那些工人的玩笑话。  他私下里并不会为这些话跟我解释,仿佛他并不怕我误会,许是出于对他的感激吧!我们的关系开始有所缓解,我开始主动的和他说话,在空闲的时候我们也会聊聊天,聊工作、聊家人,甚至他会跟我说起他的前妻和孩子,说起他和妻子怎么由于性格的不合,耗尽彼此的爱意。当我开始跟他说起我二十岁的初恋男友时,我才惊觉我们是不是走得太近了?  凭心而论,他真是一个富有吸引力的男人,高大英俊、事业有成而且收入颇丰,重要的是他虽然终日和那帮粗俗的男人混在一起,却一点也没有失却自己高贵的秉性,他待人总是斯文有礼貌,那怕是对那帮民工也是如此,所以那些男人会很尊敬的叫他姜工。他还是一个有情趣的男人,不仅会在闲暇时和我研究一些新的软件操作技巧,还乐于谈论诗歌、美术、电影和音乐,言谈之间他的内涵与修养可窥一二。  和这样的男人朝夕相处,要对他生出好感应当是很正常的事,可是我还是会介意他离过婚的事,我怕我的家人接受不了,那怕我们已经开始一起看电影、一起吃饭,我还是不愿意公开我们之间的关系;一年后工程完工时,他次向我求婚,我以还没有心里准备为由拒绝了,到那时为止我还是本能的抗拒和他亲近,我的父母还不知道他的存在。  我无意中听到他和另一个女人交往的事,在拒绝他的次求婚后不久,那位包工头宴请我与几位工程师,席中他离开去上洗手间,这时另一位不知道我们在交往的工程师无意中说起:“姜帆这小子,不知道他想什么了?我都把于珍介绍给他二年了,他现在还是对人家不冷不热的,还在做普通朋友了!整天只知道玩命的工作,其实,生活不就那么回事嘛!都三十好几了,孩子也有了,还要讲什么感觉和爱情嘛!”  我想我当时应该是要很难过的,如果我真爱姜帆的话;他回来时刚好听到同事的未完的说话,他紧张的看向我,但我的表现让他失望了,他并没有看到我显得多么难过的样子。我仅有的一点伤心竟然是,我过去都不知道有于珍这样一个人的存在。这让我自己很讶异,我的心原来是这么的坚硬嘛?还是我根本就没有爱上他?  他后来一遍又一遍的解释关于珍的事,并再一次向我求婚,我让他给我一段时间好好清理一下自己的思绪。我要好好的整理一下自己,要好好理清我们的这一段情,我要弄清楚自己对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感情!于珍的事是一个契机,给了我当头一棒,让我觉得有必要重新检视一下自己的内心。  我终决定放弃他,不是我在介意那件事,而是当我回首过往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对于他的犹豫一直都没有消弥过,原来我不够爱他,我更多的是被他优异的条件吸引,我贪恋他对我的好,却一直没有真正完整整的付去自己的爱,否则我应该早就奋不顾身。  如同初恋时的那个男孩那样,我不顾一切的爱上了,当时我就想着我一定要嫁给他,后来毕业了他离开了我,我花了三年的时间才真正释然,如此的沉重是因为我不顾一切的爱过。甚至他走了,我还在盼望会有奇迹出现,盼望他会忽然的又出现在我的面前,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我的心忽然空落落的,我不再时时的盼着他,我才明白我的心空了,爱不在我心里了。  那时候,我以为我初那份想嫁的心是因为年少无知,后来遇到姜帆看到他对我的好,我心里满是感动我以为这是爱了,我的空心被感动塞满,我忽略了那些心底的犹豫,听到他在与另一个女人交往时,我才清清楚楚的看清自己的心,原来不是我介意他曾经的婚史,而我的心根本就没有对他付去过。  一个月后,我和他坐在咖啡厅里!  “我们分开吧!”  我平静的给了他我的决定!  “闻莺,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承认,我没有跟你早早的说清楚这件事是我的错,但我没有把你或者她当成后备情人的想法,我只是碍于老李的面子不好开口,我和她根本就不是和你的这种关系!真的只是普通的朋友,所以我觉得没必要非要跟人家有个了断,如果介意,我现在就跟她说清楚,我们马上结婚好嘛?”  姜帆的急切告诉我,他还没有看明白我的心,还有,他是真的爱我!  “姜帆,你听我说,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对我的爱,我也不觉得你和于珍的事对我是一种欺骗,这都不是问题的关键!我要你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就是出于慎重,这一个月里我从头到尾的梳理了一次我们之间的关系,今天在这里要说对不起的人不是你,而是我,是我从头到尾都理不清自己的头绪,我从头到尾都没有认真的爱过,所以我才对你有那么多无理的要求,我怕人家知道我们在一起,我介意你离过婚,其实,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不够爱,只是我以前看不清楚,我贪恋你对我的好,直到那天我听到另一个人的存在,我发现我一点都不嫉妒,甚至觉得这似乎是理所当然的,我才知道我原来有多么自私!”  我把自己心剖白给他看,希望他能原谅我!可是我看到他逐渐苍白的脸,他打断了我!  “那你就继续自私好不好?就算你不爱我也没有关系,让我爱你就好了,我爱你,我在乎你这就足够了,你不想公开或不想结婚都可以,就自私的留在我的身边好嘛?”  他的神情写满了痛苦,但还保有一丝希望,他握着我的手,脸上写满的是卑微的期待。  “对不起,我不能!”我毅然决绝的甩开他的手,逃也似的离开。我怕我再呆下去,面对他痛苦的神情我会再一次不忍心糊涂的答应。  我在心里跟他说了无数篇的对不起,我是那种有情感洁癖的人,没办法接爱不相爱的情侣关系,也是因为这样,之后的日子里我一直都那么反感相亲。  就这样,姜帆被迫走去了我的生命,他依然会打电话给我,但只字不提我们之间的曾经,仿佛我们从来就只是普通的朋友一般,只是问问近的状况,我知道他不是遗忘了,而是他全部背负在自己的心里了,这让我欲加的内疚。  刘姐知道我和姜帆的事,是因为姜帆曾央求她劝过我,我和刘姐会成为无语不谈的密友恰恰也是因为,她听过我的理由后能理解我。  “小闻,姜帆要结婚了,是跟他的前妻,他跟我说即然等不到自己的人,那么就为了孩子复婚吧,至少这样对孩子好一点!你真的一点都不难过嘛?”  刘姐有些不解的问我,他一直对我们之间的结局感到可惜!  “刘姐说真的,一点不难过是假的,小孩子的玩具被人抢走了还会伤心了,何况是一个那么钟爱自己的人,可是我不能因为他爱我,就作践他的感情,如果遇不到对的那个人,我宁愿一直等下去!”  这就是我给刘姐的回答!  “哎,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你,我只能说我理解你的想法,但如果我是你,也许我不会那么执着,执着是有代价的!”  刘姐不无好意的提醒我!  我顺手拦了一辆的士,我还得赶去参加一个网站的单身聚会,我当然知道执着要付出孤单的代价,所以我得抓机会,我虽然单身又大龄,但我不绝望!谁能说得准了,也许今天我就会遇到我的真命天子!  “嗯,我知道,也许有一天我实在耐不住寂寞了,就会投降也说不定!我要走了,去参加单身聚会了!刘姐再见!”  刘姐无奈的笑容隔了车窗越来越远! 共 4528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哪家好
云南癫痫专科医院
如果不幸患上了癫痫会不会遗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