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 第五百七十六话 高阶学徒后的课

发布时间:2020-01-17 01:37:42 编辑:笔名

假面少女和她们的战争 第五百七十六话 高阶学徒后的课

候存欣陷入了遐想,午后的阳光透射教室的玻璃洒向他,逐渐升高的体表温度让他意识到自己应该离户远一些。课堂依旧在继续,不过包括候存欣在内的高阶学徒们都已经变得不再需求这门功课,加之变形术在魔法领域中的不稳定性,谁也法将它完美的利用在今后的任务中。

就如同现世的大学拥有诸如化学物理这样的专业一样,它们的高端和抽象却反而不如工业加受欢迎一样,真正在学院之外用得上的往往是容易保命,投入和产出大的那个专业。好在莫德林教授即便变成了巨猫的脑袋,也依然拥有自己那过去的脾气,在没有明显的捣乱的情况下,他单口相声似的讲演还算是讲究,生中因为没有对教授很感兴趣的人,所以也就没有必要让教授再次叙述一遍法术失败的经过。

不禁摇晃着脑袋,候存欣几乎要睡着了,尤其当冬日的阳光乘着雨后的那阵风,加让他感受到舒适和温和,果然嘛,连日的疲劳终还是击败了候存欣。睡梦中的他反而清醒了许多,面前一片洁白的的大地接连着远方的高空,浩浩荡荡的场景让这个少年不由得拼尽部肺腔的空间去呼吸,只有这样姑且才能让他的大脑适应这份空旷。

也许是梦境之外的影响,花白色的靠近地面的位置刮起了一阵阵的冷风,不过少年却依然安逸,只是暂时感觉是那个样子。然而,片刻之后,候存欣感觉背后有些什么靠近,空荡荡的脑门后除却呼呼而过的风声确实应该有什么。转过身的少年却只能兀自惊讶和失落,什么也没有发生。

从以前开始,或者就从近开始。少年是不是真的忘记了什么,他甚至感觉有的时候梦镜反而是真实的。而现实却让人长醉。清醒的少年终还是想到了什么,他警觉地想要醒过来,但是梦境头一次在他明显就明白是梦的情况下困住了他。

候存欣真正想要的应该是真相才对啊,初为了什么追着那个黑暗女士和维吉尔,不就是候存欣自作自受想要知道的真相吗?为了可能已经去世的姐姐和妈妈,为了寻回过去,原来候存欣做了那么固执的事情。现在想来,不管是固执地前进。还是带着暗香等人一起去冒险,大战古神还见到了暗香的父亲,这些种种的事情不就是因为候存欣么?

我原来要求了这么多

候存欣悲哀地捂着双眼,梦镜之中这个动作毫意义,不过却是他心灵的写照。似乎这个男生之前还在雨中责怪暗香,认为自己的付出超过了回报,但实际上暗香也做到了同样的信任与帮助,只是那时候候存欣不愿意相信她罢了。

候存欣你愿意相信我了么?

听见这个声音,少年赶忙放下双手,可怜的人即便知道这是梦里的暗香的声音。他也立刻做出了反应。一脸认真却又悲伤的表情,少年痛苦地看着梦镜对面站着的暗香,渴求她的原谅。果然这就是梦。植野暗香也同样二话不说就点点头原谅了候存欣,两个人神情的拥抱在一起,在候存欣的怀里的暗香仿佛让少年感觉得到了一切。

忽然,一股钻心的刺痛冲击着候存欣的心房,可怕的抽搐从痛觉来临的位置传向了大脑,如同电击般突然让候存欣猛地向后退去,竟然自发地推开了怀中的安感。正是这个举动让他看到可怕的一幕,临近被惊醒之前,候存欣看见怀中的红发少女样貌发生了少许的变化。尖锐的金属锋芒在面前闪烁着不祥的光泽,同时滴着血的尖头正在候存欣麻木的伤口处出现。

为什么刺杀我?

因为你是大的障碍

不是梦的梦让人麻木。是梦的梦让人恐惧,候存欣感受到冰凉并且意识深处极速做出了避让。他终做到了从深层的梦镜中脱离思维。睁开双眼后,候存欣感觉教室里面那点阳光只能算是昏暗,适应了人类完的视觉特征之后,少年痛苦地捂住胸口。

课堂依旧在继续,悲情的教授就像是一个吉祥物,他张合着嘴巴念叨着言辞却完法主宰那属于自己的课堂。这份悲哀和助让人同情,但是候存欣现在一点也不想搭理教授除非后者自己找上门的话。胸口的压力消失了,伤口不见了,面前的人和物都改变了模样,重要的是那突然的袭击让少年浑身处于抑郁崩溃的边缘。

人没有防备的就是他们的所爱,刚才的梦镜不是缘故的遐想,候存欣深深地明白梦镜的功用,而擅自潜入旁人的梦镜,并且通过影响世界线让候存欣感知到悲剧这样的事情是时有发生的。到底会出现什么样的危机,这梦预示着什么样的未来呢,候存欣现在根本不知道,当然有思维欲的话一切就另当别论了,不过如果这么说的话其实候存欣这个人从根本上就改变了。

课堂似乎进入了某个切断点,教授开放了一个自由的探讨,像是现世学生可以拥有的课堂时间一样,前后左右的人就会加入到一个关于某个话题的讨论和归纳之中。简直和现世一样,周遭的学徒或是高谈阔论,或是小声地提点,大家都拥有自己说话的对象,而且重要的是大家都知道说话对象的边际在哪里,而且论一个人多么开朗,都很难超出自己的圈子去和别人说话。在这些讨论者中,有一个另外,那就是奥妮克达斯雷玛,一切的中心,班级,任务,晋升和生死,这个学徒中的神明几乎包揽了大家的一切。

候存欣不以为然的别过视线,然而就在他打算继续孤独思考的时候,奥妮克本人亮色的秀发抖动了一下,这个女人居然利用小小的空隙瞥了一下身后的候存欣,明明已经被包围了的。姑且就当作是受到照顾了吧,候存欣领情的点点头继续思考自己的疑惑,现在可怕的梦镜似乎正在预言着什么,这才是候存欣真正要关心的。

不过几秒的时间,候存欣感觉到别人的气息,明明自己靠近边非常的僻静,接近后排又远离人来人往,但是有什么人真的靠了过来。不看不得了,候存欣抬起脑袋看见几个之前并不熟悉的同学正在端倪他。

怎么会对自己感兴趣呢,但是这里没有别的人的。

果然,人群大概聚集了六个左右之后,这已经是班级中后排几乎部的人了,他们一例外都是候存欣之前没有任何交集的面孔。那群人中有个男生长相清秀却又让人感觉出健谈的气氛,他首先走到了候存欣课桌的附近,对着候存欣本人问道:“我们可以和候存欣先生讨论么?”

这究竟是什么意外呢?让现在大脑空白堵塞的自己思考是没有结果的,按照这个路线下去,候存欣确实猜对了一次,这里过来的所有人都是奔赴同一个目的过来的。候存欣左右看看,并且奈中透露着热情,这是之前公关时起码的热情,他回复道:“可以坐在这里的,求之不得。”

六七个人很撑满了后排边的座位,他们围坐在候存欣的附近却次开口就暴露出了完的意图,依然是先的那个男生问道:“我们都听说了,奥妮克大人对于你们二位生的赞赏,所以真的有很多很多想要向您讨教的,您这身衣裳就是好的证明了吧。”

候存欣知道自己法退却,果然自己从进入教室之后就一直受到关注了么?如果他们刚才同样关注到候存欣罩住的眼帘下面就一定会知道,候存欣也只是个上课打瞌睡的普通学徒罢了。左思右想少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这时候他看见前排的奥妮克居然脱离了大波学徒的围困正在给出鼓励的手势。

果然啊,那个城府深似海的年轻女子轻轻松松地就把焦点转移给了候存欣,接过烫手山芋的候存欣需要完整的指示,可不是奥妮克那一副看着办的神情啊。想了几秒种后,候存欣想起了白慈溪,而那个同龄教授也只是说候存欣可以办到的,而且还自顾自地认同候存欣有发言权。

细细回忆过去的少年想要让自己能够镇定下来,幸亏是候存欣,如果是别人一定不能记起来过去是怎么做假面军团“外交发言人”摆平的,当时也不过如此。老师需要候存欣为了军团的利益和方便说一些不像是谎话的谎话,借此利用达成消息的传达;这边的战略自然也是同样的,只要候存欣拿出对付十分之一的功力,一定可以让这些长久封闭消息做研究的学徒相信自己,这就是白慈溪口口声声提到的活动,就像是当初加入ffa这个聊社团时做的活动一样,一定要团结这里的所有人。未完待续

南京市江北人民医院
西安唐城医院怎么样
常州治疗牛皮癣方法
济宁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新疆治疗早泄医院
友情链接
厦门有哪些神经内科医院 忻州有哪些皮肤科医院 忻州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吕梁有哪些司法鉴定科医院 生殖整形发病原因 癫痫性精神障碍医院 大动脉炎医院 恶性肿瘤所致贫血医院 结节性痒疹医院 急性附件炎医院 甲亢医院 巨人症与肢端肥大症医院 口咽部粘连医院 溃疡性结肠炎性关节炎医院 抗利尿激素分泌异常综合征医院 口蹄病医院 类固醇后脂膜炎医院 麦收皮炎医院 男性乳腺增生医院 运城有哪些医院 湖南有哪些血管外科医院 湖南有哪些正畸科医院 湖南有哪些中医肛肠科医院 湖南有哪些中医内分泌医院 黑龙江有哪些其他内科医院 黑龙江有哪些过敏反应科医院 黑龙江有哪些小儿泌尿科医院 黑龙江有哪些中医外科医院 黑龙江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安徽有哪些职业病科医院 内蒙古有哪些肿瘤综合科医院 内蒙古有哪些实验中心医院 福建有哪些肾病内科医院 福建有哪些屈光医院 重庆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重庆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重庆有哪些肿瘤康复科医院 重庆有哪些计划生育科医院 重庆有哪些特诊科医院 山西有哪些皮肤科医院 江西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江西有哪些放疗科医院 江西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江西有哪些透析中心医院 广西有哪些口腔预防科医院 汕头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佛山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惠州有哪些病理科医院 惠州有哪些地方病科医院 汕尾有哪些内分泌外科医院 清远有哪些小儿肾内科医院 东莞有哪些高压氧科医院 衢州有哪些小儿神经内科医院 巴中有哪些超声科医院